熱門搜索:網頁游戲 火箭球賽 熱門音樂 2011世界杯 亞運會 黃海軍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曝光臺 >> 內容

劉永勝“合同詐騙案”,田文昌律師怒懟“民變刑”

時間:2018-5-22 17:58:46 點擊:

  本刊記者鄭榮昌

  2017年8月,在劉永勝被一審法院判處無期徒刑時,本刊獨家報道了該案。其時,中國刑事辯護第一人、本案二審辯護人之一田文昌律師稱本案為“最蹊蹺的合同詐騙案”,是“民變刑”(將民事案件變為刑事案件)的典型案例。


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8年5月3日,好消息傳來,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書》,認定一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撤銷原審判決,將本案發回原審法院重審。


二審辯護律師田文昌、曹樹昌
 

  為此,記者再度采訪了田文昌律師和本案另一辯護人、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曹樹昌律師,請他們談談為什么他們認為本案是“民變刑”案件的典型。

  案情:民案到刑案的演變

  劉永勝是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嘉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興公司)法定代表人,內蒙古自治區準格爾旗源遠煤炭運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源遠公司)、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恒發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發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2009年起,他在鄂爾多斯市東勝區開發總造價50億元的嘉禾麗苑商住小區(以下簡稱嘉禾小區)項目,先后向華夏銀行、包商銀行、浦發銀行等貸款,用于項目開發建設。

  2012年1月,有過一面之緣的浦發銀行鄂爾多斯分行(以下簡稱浦發分行)行長常某給他打電話,稱成立不久的新蒙能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蒙公司)有資金外借,問他有無興趣。

  劉永勝聽說新蒙公司可以出借1億元,年利率僅13.5‰,就說有興趣。

  不久,常某陪同新蒙公司財務經理王某某找到劉永勝,了解并考察了劉永勝所屬企業的情況。由于國家控制房地產投資貸款,王某某選擇了源遠公司作為借款主體,由嘉興公司和恒發公司提供擔保,并以嘉興公司擁有的嘉興商務酒店3~9層房產作為抵押擔保。

  2012年2月1日,源遠公司與新蒙公司分別簽訂了借款合同、抵押合同、保證合同。同日,王某某將1億元轉至源遠公司賬戶。

  同年2月2日,劉永勝用其中4000萬元償還華夏銀行的貸款,將原抵押給華夏銀行的嘉興商務酒店解押,并與王某某同去房管部門,提出將該解押房產抵押給新蒙公司。房管部門不同意,轉而抵押給了中間人浦發分行。

  余下的借款,5500 萬元用于歸還源遠公司欠包商銀行鄂爾多斯分行的貸款,350 萬元用于發放公司職工工資,150 萬元用于向新蒙公司支付借款利息。

  2013年6月,因鄂爾多斯經濟形勢惡化,劉永勝未能按期償還新蒙公司借款,新蒙公司將劉永勝及其下屬多個公司起訴到鄂爾多斯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劉永勝積極應訴,還提出還款方案。

  身在北京的新蒙公司實際控制人李某某執意要劉永勝償還現金,因此,新蒙公司的人員不出庭參加民事訴訟。繼而,新蒙公司又撤銷民事訴訟,以劉永勝詐騙新蒙公司“巨額國家重點工程項目資金”為由向中央某部門舉報,致使一起民事案件變身為刑事案件。

  劉永勝旋即被內蒙古公安部門以涉嫌合同詐騙罪逮捕。2017年5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合同詐騙罪判處劉永勝無期徒刑。

  該院認定:“劉永勝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資金困難、不具備履約能力的情況下與新蒙公司簽訂借款協議,借款到賬后用于償還債務或出借獲取高利,對到期能否償還持放任態度。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且詐騙數額高達9471萬元。”

  劉永勝不服,上訴至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內蒙古高院),聘請了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田文昌律師、該所高級合伙人曹樹昌律師為辯護人。

  內蒙古高院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不開庭)再審,聽取了兩位律師的辯護意見,于2018年5月3日作出《刑事裁定書》,認定一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撤銷原審判決,將本案發回原審法院重審。

  辯護:針對事實和證據的辯駁

  本案中,田文昌律師和曹樹昌律師的主要辯護觀點是:

  第一,一審法院“審理查明”的事實和“本院認為”均存在嚴重問題

  1. 必須查清的事實沒有查清。譬如,劉永勝騙沒騙、是怎樣騙的,一審判決沒有認定。相反,辯護人從一審法院“查明”的借款合同簽訂及履行的事實中沒有看到劉永勝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情節。又譬如,劉永勝取得借款后,是否愿意歸還、是否有能力歸還,一審判決沒有體現。

  2. 應當查清的事實沒有去查。譬如,劉永勝提出,借款合同到期后,其向新蒙公司遞交了還款計劃,愿意將自己的家具城抵頂給新蒙公司,加上原來抵押的嘉興商務酒店足以償還借款。劉永勝還提出,為商討還款計劃,其不斷地與李某某聯系。這些都是可以查清也應當查清的事實,可是,法院都沒有查。

  劉永勝是否擁有嘉興公司、酒店、家具城、辦公樓、牧場等眾多資產,其外債有多少?是否資不抵債?也是法院應當查清的問題。

  3. “本院認為”同樣存在嚴重的問題。譬如,法院認為:“……綜上,被告人常某在與各借款人默示詐騙合意的支配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相互配合……”什么是“默示詐騙合意”讓人難以理解,但該表述至少表明兩點:其一,常某和各借款人之間沒有明確表示要詐騙錢財;其二,常某等人的“非法占有”目的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支持。該項法院“認為”的理由沒有滿足認定犯罪證據應當“確實充分”的要求。

  第二,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劉永勝犯有合同詐騙罪

  合同詐騙罪是以合同作掩護詐騙他人錢財且數額較大的行為。根據我國相關刑事法律規定,構成合同詐騙罪的行為人客觀上必須具有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騙”的行為;主觀上必須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但是,現有的證據材料并不能證明被告人劉永勝的行為構成此罪。

  1. 劉永勝沒有“騙的行為”

  律師審閱了拿到的全部卷宗材料,沒有發現被告人劉永勝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任何“騙”的言行。

  首先,常某、王某某、劉永勝等參與借款的所有人的筆錄均顯示他們沒有事先預謀,源遠公司向新蒙公司借款具有偶然性。

  其次,劉永勝沒有“騙”。雖然起訴書曾指控“常某、劉永勝相互配合,夸大……”似乎有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嫌疑,但一審判決書的“經審理查明”中將這一環節表述為“……常某、劉永勝向王某某介紹了劉永勝所屬公司的……”,沒有再提“夸大”二字。

  再者,源遠公司與上海浦發銀行鄂爾多斯分行簽訂的《流動資金借款合同》是在所有涉案人都知情的情況下簽訂,雖屬虛假,但不是“騙”,簽訂此合同是為了保證新蒙公司的資金安全。該合同也是律師發現的唯一虛假的材料。

  2. 沒有按期償還本息是客觀原因所致

  2012年源遠公司向新蒙公司借款后,鄂爾多斯的房地產市場突然出現大蕭條,房價大幅跳水,此意外事件人所共知。這是源遠公司不能按期償還借款本息的原因,也是劉永勝個人不能預見、無法控制的。

  3. 借款到期后,劉永勝還款的意愿明確,態度積極

  盡管如此,借款一到期,劉永勝就向新蒙公司出具了還款計劃,還不斷地與新蒙公司及其負責人李某某聯系以商量還款事宜。可是,新蒙公司拒不回應,李某某也拒不接見。

  4. 以現值計算劉永勝也有足夠的還款能力

  根據劉永勝提供的證據,劉永勝擁有的公司資產和個人的資產有50億元,其欠新蒙公司僅1億元,加上其它外債也只有9億元左右。其家屬還向律師及一審法院提供了28份劉永勝擁有的公司資產及個人資產的評估報告,該報告顯示,這些資產2015年的市值近48億元。

  總之,兩位律師認為,劉永勝客觀上沒有實施詐騙行為,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目的,合同詐騙罪依法不能成立。

  對話:應嚴防用刑事手段解決民事糾紛

  2018年5月20日,記者就本案對田文昌律師、曹樹昌律師(以下簡稱律師)進行了采訪。

  記者:為什么說該案是你們遇到過的最蹊蹺的合同詐騙案?

  律師:任何一個案件,包括已被證明是錯案的案件,在判決書中都會有一些認定的理由(包括不能成立的或者是沒有確鑿證據證明的理由)。但是,本案一審判決書中連這樣的理由都不去描述了,連起訴書中“夸大公司資產規模、營業收入等”的指控都沒有認定。因此可以認為,劉永勝沒有任何“騙”的行為,卻被認定犯有合同詐騙罪并被科以“無期”的重刑。難道還有比這更蹊蹺的合同詐騙案嗎?!

  記者:內蒙古高院的《刑事裁定書》中的認定明顯支持了你們的辯護觀點,與一審判決產生巨大的反差,對此你們有什么體會?

  律師:本案二審辯護過程中其實也面臨過一些十分棘手的困難,因此,我們一方面依法向法院提出“開庭審理”的申請,一方面積極與主審法官、庭長以及法院其他有關負責人溝通,反映本案存在的種種問題。

  我們感到,本案二審之所以能有較為理想的結果,正是因為我們的工作和努力產生了積極的效果,主審法官以及了解本案真實情況的有關負責人、包括內蒙古高院調整后的領導層也都高度重視我們的意見,能夠全面審視一審判決存在的問題,并依法做出了公正的裁定。另外,顯然,中央關于“營造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的大政方針也對本案二審產生了積極影響。

  記者:為什么說這是一起“民變刑”的典型案例?“民變刑”的危害性如何?

  律師:本案中,劉永勝純粹是借款,也有足夠的償還能力,因為人所周知的鄂爾多斯經濟形勢的變化未能及時償還,但并非不愿意償還,新蒙公司完全可以通過民事訴訟解決債務糾紛,卻將已經開始的民事訴訟變為根本搭不上邊的刑事案件。在我們辯護過的眾多“民變刑”案件中,這是非常典型的以刑事手段來解決民事糾紛。

  刑事案件的處理是以國家強制力作為后盾的,如果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借用國家公權力對公民的權利、尤其是企業的權利進行侵害,那么,不僅談不上企業的發展,國家的法治環境也將會受到嚴重破壞。這也是為什么國家及相關部門三令五申嚴禁公權力插手經濟糾紛的原因。

本文轉載自http://www.falvyushenghuo.com/html/2018/dujia_0522/31213.html

(責任編輯:亦小編)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法律聲明 | 文章發布 | 在線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聯盟 | 版權所有 | 本站wap手機訪問
  • 南通新聞網(www.fitness4yourbody.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舉報 | 陽光·綠色網絡工程 |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南通通管局

  • 南通新聞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商業咨詢 粵ICP備14093650號-1
  • #
  • 安徽体彩网 嘉定区 | 新平 | 周口市 | 综艺 | 六枝特区 | 柳河县 | 亳州市 | 察雅县 | 申扎县 | 洱源县 | 桂平市 | 武穴市 | 海林市 | 台安县 | 昭通市 | 青海省 | 深水埗区 | 子洲县 | 忻州市 | 河源市 | 合作市 | 河间市 | 民乐县 | 吉隆县 | 邻水 | 观塘区 | 重庆市 | 舟曲县 | 许昌市 | 阳东县 | 饶河县 | 左贡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遵义县 | 永和县 | 西昌市 | 高阳县 | 余江县 | 江安县 | 甘谷县 | 新源县 | 迁西县 | 车险 | 营口市 | 天峻县 | 聂拉木县 | 菏泽市 | 闵行区 | 黄大仙区 | 太湖县 | 荥阳市 | 曲水县 | 吉木乃县 | 贞丰县 | 永德县 | 湟源县 | 阿拉善盟 | 广灵县 | 辉县市 | 凤庆县 | 衡阳县 | 安塞县 | 陆川县 | 奉贤区 | 奉节县 | 康平县 | 德江县 | 阿巴嘎旗 | 勃利县 | 措美县 | 乌兰察布市 | 台南市 | 宜阳县 | 南城县 | 安庆市 | 南江县 | 湘阴县 | 公主岭市 | 安平县 | 紫云 | 东平县 | 珠海市 | 建水县 | 东至县 | 白水县 | 潍坊市 | 锦屏县 | 盘锦市 | 定兴县 | 呼玛县 | 锡林郭勒盟 | 南昌县 | 同江市 | 台东市 | 遂溪县 | 扬中市 | 南投县 | 南川市 | 沙河市 | 百色市 | 时尚 | 二手房 | 宜都市 | 阿尔山市 | 泰来县 | 鄱阳县 | 南漳县 | 利津县 | 云霄县 | 元阳县 | 鹤山市 | 滨州市 | 通化市 | 颍上县 | 彰化市 | 九龙坡区 | 齐齐哈尔市 | 黎城县 | 个旧市 | 固安县 | 金寨县 | 江津市 | 西贡区 | 嵊泗县 | 大荔县 | 庆阳市 | 于田县 | 吐鲁番市 | 柳江县 | 普安县 | 沙洋县 | 元朗区 | 天等县 | 尚志市 | 错那县 | 彩票 | 安化县 | 搜索 | 苏尼特右旗 | 揭东县 | 贵定县 | 永靖县 | 长兴县 | 法库县 | 宝坻区 | 铜鼓县 | 文登市 | 二连浩特市 | 逊克县 | 台湾省 | 汉中市 | 嵊泗县 | 子长县 | 太仓市 | 堆龙德庆县 | 金坛市 | 汉寿县 | 民丰县 | 睢宁县 | 武义县 | 新建县 | 诏安县 | 青田县 | 定襄县 | 河东区 | 盐池县 | 靖边县 | 定南县 | 裕民县 | 兴山县 | 赣榆县 | 北碚区 | 曲沃县 | 西峡县 | 北票市 | 安福县 | 嘉鱼县 | 绿春县 | 工布江达县 | 广西 | 鹿邑县 | 阳山县 | 谢通门县 | 凤凰县 | 江山市 | 孟村 | 奉化市 | 墨竹工卡县 | 宜阳县 | 四子王旗 | 甘德县 | 三江 | 金秀 | 汉沽区 | 明溪县 | 调兵山市 | 法库县 | 福安市 | 霞浦县 | 偏关县 | 兴业县 | 泰州市 | 克拉玛依市 | 余庆县 | 五寨县 | 蒲江县 | 德兴市 | 邻水 | 景泰县 | 鲁山县 | 嘉义县 | 长子县 | 绥中县 | 泽州县 | 方山县 | 尼勒克县 | 都江堰市 | 平南县 | 洛宁县 | 彩票 | 永丰县 | 盐山县 | 岗巴县 | 辉南县 | 郴州市 | 隆林 | 海林市 | 信阳市 | 珠海市 | 米林县 | 崇礼县 | 娄烦县 | 沙湾县 | 江油市 | 东源县 | 洛宁县 | 昔阳县 | 江达县 | 博白县 | 镇赉县 | 北京市 | 鹿邑县 | 克拉玛依市 | 常德市 | 临沧市 | 高雄县 | 垦利县 | 德庆县 | 邛崃市 | 常德市 | 石城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