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網頁游戲 火箭球賽 熱門音樂 2011世界杯 亞運會 黃海軍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維權新聞 >> 內容

堅決擁護黨中央“掃黑除惡”的決策嚴懲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

時間:2019-4-21 20:06:33 點擊:

堅決擁護黨中央“掃黑除惡”的決策

嚴懲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

-- 外籍人士在渝遭受“軟暴力”脅迫事實的實名舉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掃黑除惡辦公室:

我是重慶威特嘉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Sam Boon Peng Yee(中文名:余文平,華裔美國人)。我于2018年5月22日在網上舉報:2016年11月7日至12月20日間,重慶競盟建筑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競盟公司”)董事長劉云厚及其助理謝應締、石志偉和石祖祿以“軟暴力”形式非法拘禁舉報人長達42天。此“軟暴力”事件直接導致員工集體被迫離職、工程單位違約停工鬧事、企業無法正常運營,更是導致重慶威特嘉實業有限公司在并非資不抵債的情形下被迫進入破產重整的根本原因之一。

時值全國掀起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嚴打“官傘”、“警傘”、“庸傘”的形勢下,舉報人于2018年5月22日向重慶市江北區公安分局舉報,經過三個月的調查取證,于2018年8月23日以渝公江北(刑)立字[2018]266號《立案決定書》決定立案偵查(詳見附件:《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分局立案決定書》)。但由于被舉報人(競盟公司實際控制人劉云厚董事長)特殊背景的緣故,該案的主辦警官(甘警官,17378382625)被無端撤換。

更為離奇的是,2018年12月20日,舉報人接重慶市江北區公安分局王喜警官(13320262773)電話通知:“該案換為我(王喜警官)辦理,原主辦民警(甘警官)不再介入此案”。經過他們與檢察院、法院、政法委協商認為該案情節顯著輕微,作撤案處理,并聲稱幾日內將送達書面撤案通知(詳見證據:《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分局撤銷案件決定書》(渝公江北(邢)撤案字【2018】7號))。經再三追問方才得知,該案件的撤銷決定是受巴南區政府書面要求... ...

一、 舉報人被施以“軟暴力”事實經過

1、 2016年1月,競盟公司在未達到合同約定的工程款支付節點情形下違約擅自停工,導致項目無法開盤、公司資金鏈斷裂;

2、 2016年9月,競盟公司項目負責人石志偉、石祖祿等人伙同威特嘉公司原股東張慶信,利用競盟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劉云厚與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強的直系親屬關系,威逼舉報人簽署無條件將公司轉讓給競盟和張慶信的無理協議,遭到舉報人拒絕。

3、 2016年11月7日上午十時許,競盟公司董事長劉云厚及其特別助理謝應締、項目經理石志偉、石祖祿挾20余名不明身份人員強行沖進舉報人位于重慶市渝中區青年路38號國貿中心26樓的辦公室,并在辦公室隨意走動、大聲喧嘩,并拉閘斷電、強占公司辦公場地,致使公司全體員工無法繼續辦公。石志偉等人聲稱我司拖欠以他們名義借貸約1.8億元的銀行抵押貸款(抵押物系由舉報人公司出具),要求我司進行償還并強行要求簽署由其起草的無理的補償協議(以下稱“協議”),但遭到舉報人及其顧問律師的強烈反對。競盟公司一干人見其無理要求不能得逞,便威脅舉報人稱如不達目的,將對舉報人以限制其人身自由等“軟暴力”手段。舉報人無奈之下向110報警,渝中區大陽溝派出所接警后民警對雙方的問題進行了詢問、了解和協調,并警告對方不得以暴力手段解決該糾紛后離開。民警離開后競盟公司一干人仍不罷休,繼續以威逼手段要挾舉報人簽署協議,舉報人為了人身安全和自由,無奈之下才于16時許被迫簽署了該無理協議。協議簽署后競盟公司董事長旋即離開,但其余人等仍不撤離,繼續強行占領舉報人公司并阻攔公司員工進出。18時許,時值公司下班時間,石志偉等20余人將舉報人圍困,并聲稱不準舉報人回家直至該糾紛解決,舉報人不得已再次撥打了110報警電話求救,大陽溝派出所民警第二次出警并明確告知石志偉等人現在的所作所為是違法的。民警離開后,石志偉等人無視警告繼續其非法行為,無奈之下舉報人于22時許第三次報警,民警出警嚴厲阻止其行為未果后,為防止事態進一步惡化,民警只好將舉報人及石志偉等一干人帶往大陽溝派出所,派出所所長親自出面進行調解并告知對方不得非法限制舉報人人身自由,之后石志偉等一干人無視警告繼續大鬧派出所,派出所依法對對方其中一人予以控制,并警告對方不得阻撓舉報人回家。時至第二天凌晨1時許舉報人在民警的保護下欲離開派出所,出來后遭到石志偉等人的強行阻攔,并對舉報人乘坐的車輛進行敲打及攻擊。為確保舉報人的安全,派出所只好通知舉報人的車輛調頭返回大陽溝派出所,直至次日清晨7:20左右舉報人才得以離開派出所,但石志偉等人繼續尾隨跟蹤…….

4、 2016年11月8日清晨舉報人從大陽溝派出所離開后,石志偉一人強行闖進舉報人乘坐的私家車,其余20多人等乘坐多輛車繼續尾隨跟進,舉報人在萬般無賴之下向重慶市巴南區人民政府(以下稱“區政府”)副區長朱本權電話求助,朱副區長同意在區政府與舉報人見面,石志偉強行闖進舉報人的車一同前往區政府,石志偉同行的其余人等乘坐多輛車繼續尾隨至區政府。朱副區長等領導出面進行協調,并嚴厲指出競盟公司一干人的所作所為是非法的,為此區政府立即成立了“巴比亞半山”項目協調工作小組,并要求該小組成員立即展開協調工作,時值中午,舉報人才得以離開區政府。但舉報人乘坐的車輛被石志偉同行的多名婦女阻攔,同時石志偉再次強行闖進舉報人車輛,見無法離開,舉報人只能再次返回區政府,將該情況向區政府進行了匯報。重慶市巴南區濱江路城市經濟帶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巴濱管委會”)葉勇副部長(協調工作組組長)出面勸解無果,12時許葉勇只好挾舉報人離開區政府前往巴濱管委員會,石志偉強行上車要求一同前往,其余人等乘坐多輛車繼續尾隨至巴濱管委員會。石志偉等一干人繼續鬧事并阻攔舉報人進入管委會要求舉報人去他們指定的地方。后在葉勇的護送下舉報人終于進入了管委會辦公區,但石志偉一干人等繼續在辦公區內喧鬧,在此情形下,16時許巴濱管委會陳昭軍主任只好親自出面協調并召開緊急協調會,17:30許會議結束后,石志偉等人仍然不依不撓,繼續強行阻止舉報人回家,并要求舉報人入住在他指定的酒店,無奈之下舉報人只得再一次報警求助,18時許重慶市巴南區李家沱派出所民警出警對石志偉等一干人進行了警告和勸阻后未果,20時許為了體諒政府工作人員,舉報人無奈之下只得被押解入住石志偉指定的酒店(巴南區東方溫泉大酒店),在石志偉等人的嚴密看守下舉報人在該酒店的1401房間被迫留宿一晚……

5、 2016年11月9日9時舉報人在石志偉的押解下離開酒店前往威特嘉公司位于解放碑國貿中心26樓的辦公室,石志偉同行的其余人等乘坐多輛車繼續尾隨至公司辦公室,并在公司內鬧事一天。18:20時許,舉報人要求返回家中,石志偉等人明確表態要與其一同前往并入住舉報人家中,舉報人擔心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脅,于是選擇又一次報警,大陽溝派出所民警到場阻止未果后才勸其退出舉報人辦公室讓舉報人(舉報人系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且長期患有心臟病)得到起碼的休息,石志偉等人才勉強退出但仍在公司前臺處蹲守,致使舉報人無法回家并在公司辦公室內留宿……

6、 2016年11月10日巴南區政府協調工作組領導應舉報人的要求于10:30時許前往舉報人位于解放碑國貿中心26樓辦公室對石志偉等人再次進行勸阻,但石志偉等人仍不離開,白天占領、夜間蹲守在公司,并聲稱將一直跟隨舉報人去他要去的任何地方,致使舉報人無法回家并在公司辦公室內留宿達三天三夜……

7、 2016年11月14日,巴南區政府通知舉報人開會,巴南區公安分局及政府協調工作組人員接我到了會場,與會期間區政府和巴濱管委會領導以競盟公司一干人的要求為由要求扣留舉報人的護照,以示舉報人配合解決糾紛并能獲得人身自由的誠意,迫于無奈,舉報人只好將護照交給了葉勇部長(協調工作組組長),完會后在民警的護送下,舉報人才得以回家,石志偉等人仍然跟蹤尾隨至舉報人家中并派人堵在舉報人的家門口蹲守,舉報人遭到非法軟禁并限制人身自由長達42天之久。

8、 2016年11月25日,政府協調工作小組組長葉勇在舉報人公司召集公司所有員工開會要求公司員工排除干擾并支持工作組的工作。上午10:30時許競盟公司石志偉等人挾15名左右不名人員到公司大吵大鬧阻撓會議的正常進行和正常工作秩序,并撕毀了合作單位前來辦事人員的資料,同時對公司女員工進行威肋、謾罵、推攘,聲稱已經掌握公司所有員工及其親朋好友的家庭住址,威脅并揚言要派人跟蹤員工回家,協調工作組組長葉勇不但不出面阻止,反而置之不理悄然離開,無奈之下公司員工才撥打110報警,民警出警后未果。為此,舉報人公司全體員工因受到競盟公司石志偉等人的辱罵、威脅、恐嚇,擔心自己及家人的安全,只好被迫向公司提出辭職,致使公司無人上班,公司經營全面癱瘓。同時,石志偉等一干人等先是多次以電話威脅警告,后進而邀約大鬧公司顧問律師事務所(重慶志和智律師事務所),并對當事律師周渝進行人身威肋和恐嚇,強行要求周渝律師不得再繼續擔任公司的法律顧問,為此律師事務所就該事件向重慶市律師協會進行了匯報并備案。

9、 期間,競盟公司石志偉、石祖祿等人雇傭社會上閑散人員24小時蹲守在舉報人家門口,非法阻止舉報人出門,并多次撞入舉報人家中欲行非法行為,同時禁止任何人(員工、律師及親友)去舉報人家中匯報工作及探視(凡進入者被強行拍照上傳到后方控制人進行批準后方可放行),致使舉報人被軟禁在家中并限制人身自由長達42天之久。此間競盟公司一干人又一次撞入舉報人家中,逼迫舉報人簽署了第二份無理的違約責任書。舉報人在此間雖多次報警未果。后舉報人于2016年12月20日借需與投資人談判為由才冒險擺脫競盟公司一干人的控制逃離重慶,直至法院裁定進入破產重整后才敢回到重慶。

二、 對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對處理不服此,理由是:

1、 案情嚴重卻被以“情節輕微”撤案。重慶競盟建筑工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云厚及其助理謝應締、項目負責人石志偉和石祖祿等人限制我人身自由長達42天,雖然先后多次報警,但仍然得不到解決。情節如此嚴重遠超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解釋規定的24小時的立案標準,并非江北公安分局所說的情節顯著輕微;

2、 保護傘的強勢介入,江北區公安分局豈能不撤案。該案是否應該撤銷應由公安機關和檢察院決定,與法院和政法委無關,不符合刑事訴訟程序。而且本案尚在公安偵查階段,檢察院提前介入的條件必須是重大刑事案件,本案為涉嫌非法拘禁罪,檢察院提前介入也是不符合規定。正因為有重慶市政法委書記這一強大的背景,巴南區政府(涉嫌人員:巴南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朱本權、重慶渝興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葉勇等)跨區介入江北區公安分局辦案,并以書面形式要求撤案更是對辦案及司法公正的嚴重干擾;

3、 強大的利益誘惑,是“保護傘”不得不出面的根本誘因。重慶威特嘉實業有限公司系房地產開發項目,原本正常經營的一家企業,在竟盟公司的無端停工、鬧事、以“軟暴力”形式非法拘禁企業法定代表人的情形下,直接導致企業無法正常經營而被迫申請“破產重整”。由于威特嘉公司存有大量的有效資產(申請破產重整時凈資產高達近2億元人民幣,目前因市場行情的上漲,凈資產高達5億元人民幣)使“重整”將有利可圖,因此,竟盟公司利用其實際控制人劉云厚胞弟-- 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強的資源與背景,操控重整程序、操控巴南區政府、操控巴南法院、操控破產管理人,以至于制定出一些列違背債權人及債務人利益的《重整草案》(且得到巴南法院強制性裁定,如此法官瀆職、枉法裁判、政府干預司法等事實舉報人已另案舉報);

4、 立案又撤案,視國家公器為兒戲。重慶市江北公安分局接到報案后,指派一位姓甘的警官進行了為時三月的調查、取證后,相信江北區公安分局也是經過認真研討才對本案予以正式立案。但是,立案后,該主辦案件的警官被調換,由王警官負責撤案。而這位王警官除電話通知我撤案外,從未向舉報人聯系、調查、取證。重慶競盟建筑工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云厚(實際控制人)與現任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強的同胞兄弟關系,有理由認為這是造成這個案件立案又撤銷的根本原因,不然僅僅非法拘禁罪遠不足以在偵查階段就違規引入檢察院、法院乃至政法委的開會協商,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強、巴南區政法委書記朱本權及巴南區政府參與此事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

三、 請求對實施“軟暴力”團伙予以懲治

2019年4月9日,兩高、公安部及司法部出臺了《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稱《意見》)。競盟公司一干人等于2016年11月7日至12月20日間對舉報人包括實施限制人身自由等行為已明顯構成《意見》所描述的實施“軟暴力”行為,為此舉報人懇請對競盟公司以董事長劉云厚及其助理謝應締、石志偉和石祖祿等人為首的團伙以“軟暴力”形式非法拘禁舉報人長達42天的事實予以徹查并予以嚴厲懲治。

四、 請求調查并嚴懲對“軟暴力”團伙形成保護的“官傘、警傘”

由于競盟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劉云厚之胞弟為現任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強,完全有理由質疑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劉強利用其地位和影響力,在巴南區政法委書記朱本權等人的極力配合下形成保護的“官傘、警傘”,包庇其兄且充當了競盟公司一干人等“軟暴力”事件的保護傘,利用手中權柄操控案件。對此舉報人表示嚴重不服,懇請予以徹查并嚴懲對“軟暴力”團伙形成保護的“官傘、警傘”!

綜上,舉報人在黨中央“掃黑除惡”、嚴懲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的決策鼓舞下,特以實名舉報的方式將舉報人所遭到的“軟暴力”向貴室予以舉報,懇請能予以嚴查、嚴辦!

專此實名舉報,請求維護司法公正!

附件1、實名舉報郵件20180522;

附件2、《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分局立案決定書》180823;

附件3、《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分局撤銷案件決定書》1801219;

附件4、《舉報材料- 美領館》20161130;

附件5、《案件現場照片》(3張);

附件6、舉報人身份證明

舉報人:

重慶威特嘉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

Sam Boon Peng Yee(中文名:余文平)

地址:重慶市渝中區青年路38號,重慶國貿中心26層

電話:151 7888 8989

2019年04月16日

轉載地址:http://hunan.ifeng.com/a/20190419/7385016_0.shtml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法律聲明 | 文章發布 | 在線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聯盟 | 版權所有 | 本站wap手機訪問
  • 南通新聞網(www.fitness4yourbody.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舉報 | 陽光·綠色網絡工程 |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南通通管局

  • 南通新聞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商業咨詢 粵ICP備14093650號-1
  • #
  • 安徽体彩网 怀柔区 | 星子县 | 咸阳市 | 元氏县 | 开江县 | 蓬莱市 | 石棉县 | 天全县 | 林芝县 | 双江 | 波密县 | 三原县 | 吉隆县 | 黎城县 | 承德市 | 清河县 | 疏附县 | 台南市 | 和政县 | 永寿县 | 襄垣县 | 新乡市 | 靖州 | 裕民县 | 灵川县 | 连云港市 | 阳城县 | 达拉特旗 | 高阳县 | 揭阳市 | 米易县 | 贺兰县 | 自治县 | 汉川市 | 武陟县 | 大厂 | 莆田市 | 新安县 | 格尔木市 | 闻喜县 | 社旗县 | 宣威市 | 武乡县 | 交口县 | 晋城 | 莎车县 | 丰原市 | 塔城市 | 宝鸡市 | 罗甸县 | 高密市 | 上饶市 | 石景山区 | 福鼎市 | 延边 | 同仁县 | 公安县 | 格尔木市 | 伊吾县 | 吴川市 | 佛教 | 沁水县 | 灵璧县 | 合江县 | 武隆县 | 东源县 | 安达市 | 盐池县 | 石首市 | 玉山县 | 抚宁县 | 团风县 | 深泽县 | 神农架林区 | 偏关县 | 海门市 | 新化县 | 周至县 | 通渭县 | 绥滨县 | 晋江市 | 都昌县 | 湖州市 | 达拉特旗 | 泾阳县 | 尼木县 | 定日县 | 贵溪市 | 巴林右旗 | 宣汉县 | 彰武县 | 行唐县 | 鹿邑县 | 吉木萨尔县 | 高要市 | 聂拉木县 | 竹北市 | 铜陵市 | 咸阳市 | 曲松县 | 洪雅县 | 黎平县 | 河津市 | 台湾省 | 皮山县 | 永胜县 | 金溪县 | 鄂温 | SHOW | 乐陵市 | 拜泉县 | 泸溪县 | 连山 | 元氏县 | 宜丰县 | 泸定县 | 伊吾县 | 临汾市 | 建瓯市 | 利辛县 | 利辛县 | 鹤峰县 | 郑州市 | 锦州市 | 麻栗坡县 | 株洲市 | 淮安市 | 工布江达县 | 彭州市 | 广灵县 | 西乡县 | 怀安县 | 肇源县 | 潮安县 | 新宾 | 仲巴县 | 手游 | 观塘区 | 枣强县 | 射阳县 | 丹东市 | 锡林浩特市 | 抚州市 | 平陆县 | 乌鲁木齐市 | 新疆 | 将乐县 | 辽阳市 | 剑阁县 | 锦州市 | 阿坝县 | 隆林 | 鄂伦春自治旗 | 色达县 | 安西县 | 台湾省 | 巍山 | 乌鲁木齐市 | 松原市 | 泰兴市 | 普兰店市 | 武邑县 | 临潭县 | 韶山市 | 太仆寺旗 | 佛坪县 | 津市市 | 潞城市 | 郁南县 | 乡宁县 | 大冶市 | 德昌县 | 高阳县 | 永春县 | 仪陇县 | 拜城县 | 彩票 | 阿克苏市 | 英吉沙县 | 吉隆县 | 盐源县 | 名山县 | 新乡县 | 南京市 | 永清县 | 九龙县 | 准格尔旗 | 犍为县 | 浮山县 | 老河口市 | 靖州 | 佛学 | 望都县 | 德兴市 | 新邵县 | 衡东县 | 保康县 | 辰溪县 | 大余县 | 泰宁县 | 福建省 | 盘山县 | 昂仁县 | 孝感市 | 高平市 | 永寿县 | 永春县 | 永宁县 | 济宁市 | 印江 | 和林格尔县 | 毕节市 | 明光市 | 淅川县 | 乐平市 | 胶南市 | 安阳县 | 双流县 | 洛川县 | 普定县 | 囊谦县 | 砚山县 | 湘潭市 | 平阴县 | 德惠市 | 华亭县 | 仪陇县 | 香港 | 贵德县 | 岳阳县 | 西藏 | 阿拉善盟 | 遂溪县 | 荔波县 | 和政县 | 同仁县 | 嘉黎县 | 华阴市 | 永平县 | 芦山县 | 崇左市 | 黄石市 | 任丘市 | 鲁甸县 | 福鼎市 | 宽甸 | 郸城县 | 阜平县 | 鹤峰县 | 泾阳县 | 神木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