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網頁游戲 火箭球賽 熱門音樂 2011世界杯 亞運會 黃海軍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維權新聞 >> 內容

吳長江案新發現,海南省高院副院長終被查,百億家族生意曝光

時間:2019-6-4 22:24:57 點擊:

5月31日從海南省委政法委獲悉,日前,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同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劉遠生涉嫌違法犯罪接受公安機關偵查。

 

 

高院副院長的家族產業:關聯企業至少35家,資產或超300億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及其丈夫劉遠生,最近陷入了輿論漩渦。

4月30日,重慶市萬州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敲詐勒索案,被害者就是張家慧夫婦——他們的“出格”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錄制成音視頻,并威脅要發布到網絡上而索要錢財。因擔心音視頻公開帶來負面影響,劉遠生答應支付200萬元了事,并三次轉賬50萬給涉事男子(參見看看新聞4月30日報道《“吹牛顯擺”遭偷錄高院副院長丈夫稱屢次被敲詐》)。案情一經曝光,輿論場嘩然:高級法官丈夫“吹牛顯擺”的高調言行背后,到底有著怎樣的真相?

近日,多位知情者向看看新聞Knews記者舉報稱張家慧是“中國法院系統史上最富有的法官,身家至少200億”。看看新聞Knews記者調查發現,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張家慧已被龐大的家族企業簇擁——其夫劉遠生通過直接持有企業股權,以及通過張劉雙方親友、商業伙伴擔任相關公司投資人、高管,掌控著龐雜的利益鏈,構建了價值超百億的商業帝國。

法學博士夫婦

張家慧生于1965年3月,重慶市萬州區人,現任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分管民事訴訟)、海南省女法官協會會長。她1988年從四川師范大學英美文學專業本科畢業,1990年獲西南政法大學法學碩士學位,2000年獲西南政法大學法學博士學位;2001年9月至2003年8月在中國社科學法學研究所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張家慧的專長為民事訴訟法學,是全國審判業務專家。其丈夫劉遠生生于1966年,貴州省道真縣人,也具有深厚的法學背景,他1988年畢業于西南政法大學法律系本科,2001年獲北京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現任第七屆海南省政協常委、第七屆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

檢索夫妻二人履歷,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他們都曾在四川省萬縣市中級人民法院(現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擔任法官。1992年底又一起遠赴建省不久的海南,在海南省海南中級人民法院做法官。

海南省法院系統一位退休的資深人士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當時兩人都是助理審判員,剛來經濟條件不好,法院同事還專門為他們捐過款。”

1997年5月,張家慧被任命為審判員;大約在當年底,她被調往海南省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人民法院,歷任民事審判庭副庭長、庭長、審判委員會委員。2005年,上調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擔任審判監督庭副庭長(正處級);2006年3月被任命為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當年12月任審判委員會委員;2010年11月任行政審判庭庭長。2012年6月擬任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黨組成員,當年7月正式被任命為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丈夫劉遠生卻在法官的道路上沒有走多遠,止步于海南中級人民法院助理審判員職務。海南法院系統資深人士透露,劉遠生因犯錯誤被內部勸退,下海成為一名律師,做過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顧問;然后投身商海創辦企業,成為多家企業的董事長或總經理;先后擔任第三屆海南省人大民族宗教工委委員,第四屆海南省政協委員,第五、六屆海南省政協常委,第五、六屆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監察廳特邀監察員。

經商后的劉遠生仍不忘法學研究,以法學專家身份游走海南政界,建言獻策。他是海南省現代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該院成立于2012年,是隸屬于海南省社科聯的法學研究機構,號稱和中國行為法研究會、西南政法大學、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海南省法學會、海南省仲裁委等單位建立了友好合作關系。2018年度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理論研究課題立123項,劉遠生以海南省現代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身份申報的《檢察官懲戒機制研究》入選。

公開資料顯示,劉遠生和妻子張家慧在學術上多有合作:2005年合著《我國民事證人出庭制度相關問題之檢討與思考》,刊載于《人民司法》雜志;擔任《天涯法學論壇》編輯委員會的主編、副主編,2016年12月在中國檢察出版社出版合編的《天涯法學論叢(第三卷)》。

官商“二人轉”

“不僅在學術上合作,他們還司法搭臺、商業唱戲,演繹了精彩的官商‘二人轉’。”一名不愿具名的來自海南的舉報者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劉遠生、張家慧多年來共同在張家慧履職的勢力范圍、張家慧老家重慶市萬州區、劉遠生老家近鄰地四川省瀘州,編織了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

看看新聞Knews記者查閱工商檔案發現,劉遠生旗下以及關聯公司目前初步統計至少35家。其中,劉遠生直接持股的公司5家,由劉遠生、張家慧的親屬、朋友持有的公司多達30家(包括3家境外離岸企業)。這些公司最早成立于1995年8月,最近的成立于2018年12月,注冊地域分布于海南、重慶、四川、北京、香港和英屬維京群島。

劉遠生的身影多次隱現在其中很多公司的股權結構里,而后又悄然隱退。和劉遠生做了7年生意伙伴的深圳商人、原重慶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李善杰表示,劉遠生曾多次講到其原來成立的很多公司,十多年前起都逐步由親戚、朋友代持了,“他在拿下重慶雷士房地產公司股東吳戀60%的股份時,也想照這個方法將股權登記到別人名下,我堅決反對,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在雷士地產當上了顯名股東”。

據看看新聞Knews記者多方調查,在張家慧、劉遠生龐大的家族企業群出任控制人或高管的,主要有張家慧的哥哥張家平、二姐張家華,姨侄賀府、劉磊;劉遠生的胞弟劉義珊、弟媳牟珍瓊,胞妹劉亞麗、妹夫王健,以及牟珍瓊的弟弟牟成斌、妹妹牟友群夫婦等;還有劉遠生長期的商業合作伙伴肖洪有、黃健明,張家慧早年履職海南中院時的一位領導之子藍天等。

龐大的“親友團”通過交叉持股,成立了大量關聯公司,產業行業涉及房地產開發、物業管理、酒店、旅游、商貿、影視、金融、酒業、醫療、現代農業、咨詢服務等板塊。

張家慧、劉遠生的“親友團”

 

看看新聞Knews記者統計這些家族企業,發現其中許多顯示出共同的住所:海南省海口市丘海大道56號水云天小區,以及共同的對外公開聯系方式0898-68683237,510737239@qq.com。劉瑞君、藍天等人還同時在多個公司任職。

而且,這些企業的注冊地點、成立時間,和張家慧的履職經歷高度吻合。其中,張家慧1992年至1997年在海南中級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間,劉遠生就成立了一家公司,開啟商業之旅。1997年至2005年,張家慧調任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間,劉遠生持股的企業及家族關聯企業達到10家。2005年底,張家慧上調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后,成立的家族企業數量更是井噴,達到24家。

張家慧家族企業群。這些企業的注冊地點、成立時間,與張家慧的履職經歷高度吻合。

一名深諳財務的舉報人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張家慧、劉遠生夫婦身后的這些企業總資產保守估計至少200個億。李善杰也說,劉遠生在和他交往的幾年里多次表示自己實力強大,資產不下300億,“在易真武敲詐案中他稱這個是他的顯擺炫耀,但我認為吹牛的成分不大,他那些資產實實在在擺在那里”。

 

劉遠生的“第一桶金”

海口洪遠顧問有限公司是劉遠生1995年8月成立的第一家公司,他和律師肖洪有各持股份50%。

今年70歲的肖洪有,重慶人,1988年海南建省就踏上這個海島,是第一批“闖海人”,曾擔任海口市政府法律顧問、海口市人大法工委委員,號稱獲得過英語和法律兩個專業的學位,是海南省僅有的幾名能直接用英語(聽、說、讀、寫)處理律師業務的律師之一,以涉外法律事務見長。

肖洪有無疑是劉遠生重要的商業合作伙伴。張家慧調任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人民法院后,肖洪有緊隨其后,1999年成立洋浦鑫祺工貿公司,劉遠生的老家長輩劉具明出任法定代表人,注冊地在洋浦港北路興立大廈。

而這棟大樓就是張氏家族企業的最早孵化器,在隨后的6年里,洋浦慧遠咨詢顧問、洋浦迪納斯咨詢顧問、洋浦恩威貿易、洋浦鑫友實業等四家公司相繼在這里成立。

對張氏家族企業群體來說,海南迪納斯投資公司則更具孵化器意義。該公司2001年10月10日成立,注冊資本高達1000萬元,由劉遠生的弟弟劉義珊及其妻牟珍瓊持股。劉遠生擔任總經理,他在重慶萬州易真武敲詐勒索案中的證言表示,自己雖然名義上為總經理,但系“實際老板”。

可是,這家公司當時對劉遠生構建商業帝國的作用尚未顯現出來。海口一位熟悉劉遠生的人士告訴看看新聞Knews,劉成立于2002年5月、占股75%的海南唯舍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為他賺得“第一桶金”,完成商業原始積累立下了汗馬功勞。

這家公司首先盯準的是大量閑置地塊。1994年至2000年,海南房地產行業從空前繁榮到泡沫破滅,2002年正是積壓嚴重時期,街頭巷尾舉目皆是爛尾樓。劉遠生認為這是機會。

機會也來了。

2003年3月,唯舍公司受讓工行長沙分行匯通支行在海口的一塊面積37936平方米的抵押土地。該土地的使用權為湖南匯宇物業公司所有,但早在此前10年就因貸款抵押給工行匯通支行,一直閑置。海南省處置閑置土地辦公室2001年1月發布公告,決定無償收回。

匯宇公司本身無資金開發能力,工行匯通支行又不能投資開發此地,作為政府統一規劃小區開發又不能分割處置,為避免已抵押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被收回,防止金融債權“懸空”,雙方愿意唯舍公司來投資開發這塊土地。

唯舍公司于是在該地塊上開發“水云天”小區,它位于海口市龍華區繁華的丘海大道,與著名的明代清官海瑞的墓地僅隔一條馬路。目前已建成了三期,第四期兩幢總面積約5萬平方米的商住樓仍在開發中。

唯舍公司應于2005年1月1日前支付給工行匯通支行全部士地轉讓款1257萬元,但直到2011年僅付568萬元,拿地成本低下。

海口當地一位人士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當年能拿下“水云天”地塊,特別是其后把屬于公眾的浜崖村湖圈入小區范圍,顯示了劉遠生非一般的政商資源,而正是這湖提升了價值,讓水云天小區房價攀升。“2003、2004年,海南房地產開始復蘇,到2009年房價已從4000元升到過萬,水云天二期開發趕上了這個好時機,劉遠生賺得盆滿缽滿。”

 

海口水云天小區,劉遠生在這里賺得商業原始積累的“第一桶金”

這個小區繼洋浦興立大廈之后,亦成為張家慧、劉遠生眾多家族企業的孵化器,后來至少有7家在這里注冊成立,但不包括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

 

高爾夫球場與離岸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住所也在海口市丘海大道56號水云天小區,但它遠在這個小區開發之前的1992年1月就已成立。

這家公司當年就得到海南省建設廳、土地管理局批準,選址文昌鋪前鎮七星嶺歌村地區1990畝土地,開發建設高爾夫鄉村俱樂部游樂度假區。其命運多舛,直到2007年4月才獲得文昌市政府頒發的《國有土地使用證》。

海南明日香高爾夫球場早已建成。位于海南島最北端的文昌市鋪前鎮,背靠七星嶺,坐擁兩公里長海灣,沙白水清,風光旖旎,面對瓊州海峽,與廣東徐聞隔海相望。今年3月18日,海南第一座跨海大橋——海文大橋建成通車,從海口市中心驅車至該處僅需30分鐘。

劉遠生曾在一段視頻上說:“這是海南第一大高爾夫球場,有兩公里多長的海岸線。”重慶敲詐勒索案被告易真武在一封信里稱,劉遠生給他們詳細地描繪過他關于這個高爾夫球場的宏偉商業藍圖,“等跨海大橋竣工了,高爾夫球場價值就翻好多倍,再開發這個球場面向全球的高端別墅、私人會所、游艇碼頭、頂級酒店……我們幾個當時真的被震憾到了,就憑這高爾夫球場在全國都算稀有”。

海南明日香公司官方的一份資料稱,高爾夫球場土地在跨海大橋通車后,已升值至每畝500萬元以上,項目價值超過100億元。

海南明日香高爾夫球場一角。

這樣的稀缺項目,是如何被劉遠生收入囊中的,其間經歷了怎樣的過程?一種未經證實的說法是,這個項目曾被停止經營,海南省人民政府欲將其收回,然而劉遠生利用法院資源通過訴訟,僅以幾百萬就拿到手中。

海南明日香旅業注冊資本7億日元,系臺港澳法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為華融有限公司。華融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冊,來自香港公司注冊處提供的工商登記資料顯示,這家公司2004年2月11日由肖洪有創辦,注冊資本10000港元;2008年6月4日,劉遠生受讓肖洪有全部股權;2009年11月5日,劉遠生轉讓15%股權給蘇立陽。 2010年11月9日,劉、蘇二人將所持股權全部轉讓給盛運發展有限公司,雙雙辭任華融公司董事。

盛運發展有限公司是注冊于英屬維京群島的離岸公司,目前尚不能通過登記信息查出其股東,但它成為華融公司的登記持股人后,劉遠生的胞弟劉義珊出任華融公司董事,這無疑顯示出劉義珊與盛運公司的非尋常關系。

而此前的2010年10月16日,劉義珊從一名土耳其人手中收購了另一家香港企業潔陽有限公司,持股100%。 

2017年,華融公司將其持有的海南明日香旅業部分股權轉讓給文昌市女企業家詹玉梅,劉遠生作為擔保人。詹依約支付數千萬元后,華融公司卻不履行協議;詹無奈與劉遠生、華融公司、明日香旅業公司達成協議:詹放棄受讓明日香旅業股權,華融公司退還股權轉讓款。

“股權轉讓款是付給劉遠生的,這證明他就是華融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這起轉讓案的一位參與者說,劉遠生長期不退款,還找不到人,詹玉梅最終找到張家慧,希望其能主持公道,張則以夫妻關系已解除為由推脫。2018年初,詹玉梅將劉遠生、華融公司、明日香旅業訴至海口市中級法院。法院也無法聯系上劉遠生,遂以其“下落不明”,公告送達開庭傳票。劉遠生最終與詹玉梅達成和解,詹向法院撤訴。

 

追討賭債與控股雷士

海南明日香旅業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黃健明,出生于1960年,和劉遠生的關系密切。據重慶雷士房地產開發公司股東李善杰曝料,黃是澳門大衛會賭場的一名負責人,劉遠生與之合作在大陸追討賭債。

李善杰說,劉遠生進入重慶雷士地產,就是因2010年期間,原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在澳門大衛賭場豪賭,欠下10億賭債,“吳長江被他們綁架到香港四季酒店,打得下跪,被逼同意還債”。

為討還賭債,劉遠生步步為營。吳長江妻子吳戀持有60%股權的重慶雷士地產成為砧板上待宰的魚。

2011年11月14日,吳戀委托劉遠生的商業伙伴肖洪有代為參與重慶雷士地產的經營管理活動,行使股東權利、履行股東職責。

2011年11月27日,雷士地產召開股東大會,選舉牟成斌為執行董事并出任法定代表人。牟是劉遠生胞弟劉義珊的妻弟,時年24歲,貴州道真縣一位農民。

2011年12月11日,海南唯舍房地產公司與職工藍天簽訂《借款合同》,約定藍天向唯舍公司出借2億元,用于項目開發。唯舍公司則須向藍天提供自己或第三人享有的國有土地使用權作抵押擔保。

2011年12月12日,吳戀接受雷士地產的授權委托,與藍天簽訂《抵押合同》,雷士自愿用自己享有土地使用權的國有土地,為此前毫無交道的唯舍公司向藍天提供抵押擔保。

隨后,雷士地產面積達48271平方米的三宗國有土地使用權在國土部門抵押登記,抵押期限兩年。

2012年4月15日,劉遠生與肖洪有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吳戀將持有的雷士地產全部60%股份以4810.8萬元轉讓給劉遠生,股權轉讓款已由黃健明代劉遠生支付給吳戀,劉不再另行支付。

其后,吳戀并未按照協議在15日內為劉遠生辦理股權變更手續,2012年5月7日劉遠生向海南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請求裁決:認定其與肖洪有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有效;確認協議所載的60%股權歸劉遠生所有,并在裁決生效5日內變更至劉名下。

海南仲裁委支持了劉遠生的仲裁請求,他成功控股雷士地產。該公司的核心資產是位于重慶市萬州區江南新區核心區的9.1489公頃土地,現已建成瀾山郡、水岸新都兩個小區,尚有一塊土地待開發。“全部開發完成后,雷士利潤至少20個億。”李善杰說。

位于重慶萬州區的雷士地產。

對于失去雷士地產60%股權的原因,以及黃健明是否支付和怎樣支付4810.8萬元的關鍵情況,吳戀保持沉默,看看新聞Knews記者多次撥打其手機,她都未接聽。

來自易真武案的一份錄音,卻印證了劉遠生追討吳長江賭債的說法。在這份錄音里,劉遠生跟人談起擬去廣東東莞收千畝土地的事情,說是對方欠賭場的錢,收了以后賭場算3分的息。一旁邊人此時提到吳長江:“吳長江(的錢)你是算的5分息。”劉遠生答:吳長江的,本錢都沒有全部收回,“他被抓了就沒得法,他要不被抓一輩子都給我們打工”。

吳長江因涉嫌挪用資金、職務侵占在2014年底被廣東惠州警方抓獲,2016年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4年,2018年9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重慶雷士地產《借入公司資金明細表》顯示,明日香旅業、迪納斯公司、東坡國際旅游、海南慧遠文化傳媒、洋浦鑫友實業、洋浦鑫祺工貿等劉張家族公司,在劉遠生的統籌、指示下,自2012年6月到2015年11月共計借給雷士地產近2億元。

就連張家慧本人,也在2012年7月至2015年12月借給重慶雷士地產共計200萬元,李善杰稱劉遠生和他口頭約定每月收取5分利息。

 

虛假訴訟的嫌疑

李善杰記憶特別深刻的是,劉遠生曾說全國比他懂法的人不多,他排名前三。一位名叫隴海樂的網友對劉遠生相當了解,評價劉說,他通過法學研究起家,“練就了一身通過司法程序和法規漏洞吞吃對方的本領,而且大魚小魚蝦米殘湯通吃”。

多位接受看看新聞Knews記者采訪的知情人士均認可這種評價,亦提供了大量案例。

2006年4月,海南迪納斯公司與唯舍公司(劉遠生時任唯舍公司的大股東和法定代表人)簽訂房屋買賣合同,購買“水云天”小區3444平方米商鋪,價款1052萬余元。后迪納斯公司稱所購房屋已經預登記在工行名下,“受騙”無法過戶,起訴唯舍公司。海南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調解:唯舍公司用32135.5平方米的土地清償其所欠迪納斯債務。

迪納斯公司自此介入水云天小區的后續開發,唯舍公司退場。

然而,唯舍公司的事兒并未了結。2009年12月28日,武漢因為思特投資有限公司輾轉受讓工行部分債權,就包括唯舍公司久未代償的湖南匯宇物業公司債務。

2011年4月11日,應因為思特公司申請,湖南長沙市中級法院下達裁定書,查封了海南唯舍公司名下7432.28平方米土地。

2010年11月開始,因為思特公司與唯舍公司借款糾紛案歷經一審、二審、再審等程序,2014年1月終于結束,法院判決唯舍公司支付因為思特公司183萬元,并進入執行。 執行受阻。2016年12月,針對長沙市中級法院查封海南唯舍公司名下7432.28平方米土地,張劉家族企業和“親友團”以案外人身份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

這些公司或人員為:洋浦恩威貿易、海南唯舍、洋浦鑫友實業、海南迪納斯、海南慧遠文化傳媒,張家慧、劉遠生、劉義珊、游春瓊、湯利平。

上述10件次執行異議均以在先善意購買房屋、已經入住等理由,要求解除對土地的查封。長沙市中級法院被迫中止對查封土地的執行。

“這導致了我們的債權已懸空無法執行。”武漢因為思特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魏曉蘭認為,張家慧、劉遠生夫婦“軍團作戰”,親自以案外人身份,向執行法院提出大量執行異議,最終均得到執行法院的采納,被執行人已無財產可供執行,卻為撤銷上述系列裁定書而努力。

一方面,武漢因為思特公司將向長沙中院、湖南高院提出申訴,要求撤銷;另一方面,該公司將對張家慧和劉遠生提出刑事控告,控告他們涉嫌虛假訴訟罪。“張家慧、劉遠生及其家族企業、親人團在唯舍公司的購房行為,我們認為都是虛構的,他們與唯舍公司的買賣、仲裁與訴訟,都是左右手互搏的游戲,意在惡意逃債。”魏曉蘭說。

劉遠生對多年的商業伙伴肖洪有發起的訴訟,同樣受到外界質疑。

2012年,劉遠生依據海口仲裁委兩份裁決書,向海口中院申請將肖洪有名下的海口市大同一橫路9號、龍昆北路國貿大院2號的兩處房產過戶登記至其名下。

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四川省長江國際貿易公司提出執行異議。海口中院2013年3月作出執行裁定,對海口仲裁委的此兩份裁決書不予執行。

劉遠生向海南省高院提出申訴,形勢隨之逆轉,海南省高院裁定:將被執行人肖洪有名下的兩處房屋均過戶至劉遠生名下。

四川省長江國際貿易公司的對肖洪有債權,至今依然不能得到執行。

另一個可疑的案例同樣與肖洪有有關——這位律師擁有40%股權的洋浦鑫祺工貿公司,根據海南省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瓊97執86號裁定書,需償還所欠重慶雷士房地產公司2000萬元電梯款及利息。

然而,洋浦鑫祺工貿被發現根本無財產執行,法院最后只能對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費。

重慶律師高精忠查閱案件卷宗后表示,該案亦難以排除虛假訴訟嫌疑,“雷士本身是劉遠生直接控制的公司,洋浦鑫祺工貿則為劉遠生間接控制,2012年12月在劉指揮下洋浦鑫祺工貿借給雷士190萬元,二者之間形同左右手”。他質疑這筆2000萬元的電梯款最后到底流向了何處,“是劉遠生為逃稅,還是轉移雷士地產資金?”

一切嫌疑的消釋,尚需大幕的揭開。

擴展閱讀:吹牛顯擺遭偷錄 高院副院長丈夫稱屢次被敲詐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被卷入一起敲詐勒索案。她和丈夫的日常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錄制成音視頻,并威脅要將它們發布在網絡上索要錢財。因擔心音視頻公開影響聲譽帶來負面效應,張家慧的丈夫先后三次轉賬50萬元給涉事男子,其后選擇向警方報案。

這名涉事男子因涉嫌敲詐勒索罪早已身陷囹圄。4月30日,該案在重慶市萬州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萬州區人民檢察院起訴書顯示,被告人易真武,今年45歲,重慶萬州區龍沙鎮人,因涉嫌敲詐勒索罪于2018年6月14日被萬州區公安局抓獲歸案,翌日刑事拘留,同年6 月29日被批準逮捕,2018年8月23日移送審查起訴,曾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兩次。

經依法審查查明:2014年6月,易真武與其哥哥易雙全共同出資,以萬州區榮文建筑勞務有限公司名義,承接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在海南屯昌投資修建的華君大酒店勞務工程,標的額為人民幣1907萬余元。2017年11月9日,易真武與被害人迪納斯公司總經理劉遠生等人經多次磋商、結算,確定工程結算款共計2260萬元,并簽訂結算協議。

2018年1月,勞務工程款全部結清。同年4月,易真武以工程款未結算清楚為由,將曾經悄悄錄制的劉遠生“吹牛”的音頻,以及作為具有公務員身份的劉遠生妻子在茶樓打麻將的視頻郵寄給劉妻,以在信息網絡上發布該音頻、視頻進行威脅,索要錢財。劉遠生觀看音視頻后與易真武談判,同意給付200萬元,并于同年5月30日通過銀行轉賬支付給易真武50萬元。

公訴方起訴認為,易真武敲詐勒索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敲詐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然而,在4月30日的庭審上,易真武并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涉嫌敲詐勒索罪,“我用這個錄音錄像只是一種手段,目的是找他要合同內該給我的錢”。

據易真武的供述,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期間,他在劉遠生擔任總經理的迪納斯公司在海南屯昌縣投建的華君大酒店工程做勞務現場負責人。2016年工程結算時,他報給劉遠生的勞務總價為2484萬元,還在這個工程結算單上附上了一個要求:“我司自2014年4月28日進場至今,所涉及到的誤工費及設備租賃和管理費望貴司酌情考慮。”

報送的這個結算價格,并未得到劉遠生的認可,他提出對系列費用進行扣減,比如,將增加及變更工程量產生的勞務費從62萬元扣減到50萬元,加氣磚改為紅磚的差價及工程量從95萬元降到55萬元,屋面及雨棚貼瓦裝飾工程從27萬削減為13萬;建筑實際面積比合同規定的超出2500平方米,劉遠生只答應補100萬元,比報價又少了200多萬。

“我們提的誤工費、設備租賃和管理費一共159萬,他們根本沒有考慮。”易真武表示,雙方為此產生紛爭,關系鬧翻,結算擱置下來,“2016年底,我通過短信給劉遠生發了他的視頻和音頻,還給他說他推薦給我的股票虧了,實在沒錢了,他就先給我打了30萬。”

劉遠生的證言說,2016年10月,易真武就給他發短信,說他手里有劉及其妻子的一些錄音及視頻。“我當時看到他發的這些信息,沒有理他。直到2017年初,他又在萬州堵到了我,把一些錄音給我聽,是我在和他接觸當中聊的一些內容,其中有些是我為了顯示我很有實力、夸大自己的經濟實力的言論;他說他還有我老婆在公共場合打麻將的一些視頻。”

劉遠生當時聽了很震驚和擔心。他的夫人張家慧,現年54歲,是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副院長。“她是國家干部,確實怕影響她。我就問易真武想怎么樣,他說就是要找我增加勞務費。”劉遠生在其證言中說,直到2017年7月,易真武說必須補償他30萬元,才把錄音和視頻刪除掉,否則就把東西放在網上去。

劉遠生沒有辦法,就想花錢把這事了了。2017年7月18日和19日,他讓自己所在的迪納斯公司分兩次向易真武支付了30萬元。易真武也答應收款后即將相關音視頻資料交給劉遠生銷毀。然而,易并沒有這樣做,稱他自行銷毀。

關于這兩筆共30萬元錢款的打款理由,劉遠生不敢向迪納斯公司說是遭到了敲詐,因此被財務人員注明為“付勞務費”。檢察院起訴時亦未將其列入易真武敲詐勒索劉遠生的錢財數額之中。

2017年11月9日,最終的結算協議簽訂,通過雙方協商確定勞務總價為2260萬元,包含合同約定的勞務費、施工過程中增加和變更工程量產生的勞務費用、因甲方原因致停工造成的各項損失以及施工過程中發生的傷殘事故而產生的賠償費用等。

2018年1月,迪納斯公司把結算協議約定的最后80萬元勞務費支付完畢。

劉遠生以為事情就到此了結,易真武卻不這樣想。“我認為有些項目的錢他不應該給我砍下來,我說的誤工費、設備租賃和管理費他也沒有給我考慮,還有我辛苦這幾年沒有掙到錢,所有我就想找劉遠生再要這個錢。”

問題是,劉遠生不再給易真武協商的機會,結算結束就憤然將易的手機拉入黑名單。易真武打不通劉遠生的電話,但又想找其要回克扣的勞務費。

2018年4月7日,易真武就給劉遠生的妻子張家慧寫了一封長達13頁的長信,還隨信快遞了一個內存張家慧和丈夫劉遠生錄音錄像的U盤,“我就想通過這種方式讓劉遠生來找我重新談”。

易真武交代說,U盤里的一段視頻錄制的是張家慧和她朋友、同事一起在茶樓打牌,另外就是劉遠生在和他們交往中所說的一些話的錄音,內容涉及他怎樣操縱股市,如何利用農業項目騙取政府補貼,檢察院朋友的權力有多大,“反正是一些比較不當的言論”。

劉遠生出生于1966年3月,是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政協常委,海南現代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重慶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同時擔任海南迪納斯公司、海南明日香旅業公司、海南唯舍房地產公司等多家企業的總經理或董事長;和妻子張家慧都是法學博士,他曾在萬州、海南兩地中級人民法院擔任法官。在易真武看來,他們社會地位高,知名度大,這些言行肯定不妥,因此這些音視頻對他很重要,“是我要求劉遠生跟我談判的唯一籌碼”。

法庭上出示的易真武供述材料顯示,他給張家慧錄視頻,本意是“她是個很大的領導,我可以把這個視頻給朋友看,炫耀和證明我有關系而已”;對劉遠生錄音錄像則始于工程結算,“他很扯皮,一直拖著不給我們搞結算,所以每次我去找他談的時候都錄了像作為證據”,另外還覺得劉遠生“有些手段比較爛,就想拍這些留著自保”。

信件和U盤在三天后到達海南省高院,然后轉交到張家慧手里。張家慧的證言說:“(易真武)主要是向我訴苦,說他在承包我丈夫他們公司在海南屯昌酒店工程勞務上如何虧損,如何艱辛,希望我給劉遠生講一下,能給他多結算點錢。信中還說給我郵寄了一個U盤,讓我轉交給劉遠生,其實意思就是讓我自己看一下里面的內容。”

看了U盤里面的內容后,張家慧就“很震驚,感到擔憂”,其中有一段是涉及到她本人的:2016年上半年的一天,她二姐的兒子在萬州舉行婚禮,她和海南省高院的同事以及一些朋友在舉行婚禮的酒樓包房打麻將,“易真武作為我丈夫的朋友參加了婚禮,當時也在包房里耍,可能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偷拍的”。

張的擔憂不僅來自她自己的那段視頻,還有他丈夫那些視頻和錄音,“他說了一些不恰當的言論,那是他在工作、生活與易真武等人交往中閑聊,顯擺實力時說的一些不實、吹牛的話”。

丈夫劉遠生也向妻子坦承,自己和她在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曾在原萬縣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現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工作過,對萬州有較深感情。因此,他和易真武等人交往時對其不設防,聊天比較隨意,加之希望在他們面前樹立一個有實力的形象,說話的部分內容存在夸大其詞,有一些還比較出格,其中就有他說“我老婆是領導,可以幫我處理事情”之類的;而且易真武還對他說過,手里還有張家慧在華君大酒店工地上說要把前面擋風水的那棟樓買來炸了的視頻。

“如今網絡輿情太厲害了,如果這些視頻音頻流露出去,我是公務員身份,肯定對我產生非常不好的影響”,張家慧叮囑劉遠生把事情妥善處理好,“盡量跟易真武溝通,實在溝通不了,他要錢就只有被迫給他,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劉遠生撥通易真武的電話,問易想怎么樣。對方說工程虧了,也和老婆離了婚,需要劉再支付一些錢給他。劉遠生的證言說:“說了起碼幾十分鐘,他就說不管那么多了,現在他錄音錄像已經備份了七八份,內容也給我們看了,不給錢就會發到網上去,讓我老婆身敗名裂。我實在沒有辦法,問他要給多少錢才能了結這個事情。”

雙方開始討價還價,通了很多次電話。易真武一直要求劉遠生“把合同范圍內的錢給我補上”。

2018年5月16日,劉遠生從海南飛赴萬州,和易真武進行談判。據易真武的回憶,他要求劉遠生將過去扣減的系列費用、未予考慮的誤工費、設備租賃和管理費共計225萬元補上,“劉遠生說之前給了我30萬,要我把錄音錄像刪除,這30萬要減出來,那就是195萬元。我就說看在我虧了的份上,干脆還是多給我5萬,共200萬就行了”。

劉遠生同意后雙方約定了支付時間和方式,“10天內先給100萬,剩下的100萬在6月30日前給”。劉遠生說,到了2018年5月26日,易真武就給他發信息催其付錢,“我心里還是不想付錢,就拖了一下。5月30日下午,他又給我打電話,說再不把錢匯過去就把錄音錄像放到網上去。我一想到那些錄音錄像的內容,心里還是擔心和害怕。沒有辦法我只有給錢,我就給易真武說,我在外地出差,沒在海南,先給他50萬。他同意了。”

其實,劉遠生早在5月28日找其弟媳借了100萬,“我不想我公司再有人知道我的這些事,就沒有找公司打錢,而是借錢來給易真武”。

2018年5月30日下午,劉遠生在萬州區政府旁一銀行點用他的銀行卡,分三次打款50萬元到易真武指定的卡上。“本來我想先打20萬給他,把他先穩一下,然后再通過中間熟人做下工作,看能否少給點錢,結果我才打20萬過去,他馬上打電話過來,說必須打50萬,不然就把東西放到網上。我確實著急,再打15萬給他。內心還是不想給錢,就給他打了電話說能不能今天就給這么多,他說讓我看著辦,今天不打足50萬就網上見。我又才打了15萬。”

當天下午18時許,劉遠生趕到萬州區公安局刑警支隊報案,稱遭到易真武的敲詐勒索。他的一份證言說:“我打了錢過后,還是有點猶豫,想過報案,但是又怕他把備份的錄音錄像發到網上去,又想如果不報案,他可能一直這樣無休止地敲詐我。搞得我也很痛苦,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報案,用法律手段解決。”

萬州區公安局經過審查,當日即立為刑事案件偵查。

2018年6月7日下午,易真武和劉遠生再次相約在萬州見面,催要余款,最后卻不歡而散。易真武讓劉遠生的助理帶話,說他有親戚在北京某廣場有一塊大型廣告牌,如果兩三天內不把剩余的150萬給他,他就把手里的錄音錄像在上面公開,還會把這些錄音錄像郵寄到中紀委。

一個星期后的6月14日上午,偵查人員接到劉遠生的線索稱,易真武將要到萬州區江南新區雷士地產售房部找他再次索要錢款。當天11時許,易真武在雷士地產售房部附近八大碗餐館樓下被布控的警方人員抓獲。

面對警方的多次詢問,易真武反復辯解:“我至始至終只是想拿回我的血汗錢勞務費,不可能存在敲詐他(劉遠生)的念頭。”

在4月30日的庭審上,易真武的兩位代理律師堅持無罪辯護,認為易主觀上是想要回在與劉遠生結算過程中被無故砍掉的部分勞務費,其行為不是刑法意義上的威脅和要挾行為,依然屬于民事糾紛范疇,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客觀要件。

易真武敲詐勒索案,引起了重慶另一位商人的密切關注——他也被劉遠生指控偷錄其出格言論而對其實施敲詐。

他就是李善杰,和劉遠生同為重慶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在該公司,李善杰持股30%,劉遠生持股70%。雷士地產主要投資開發位于重慶萬州區江南新區的“水岸新都”項目。在該項目的運營過程中,雙方均派出代表參與管理,共同掌管公司的銀行印鑒。然而,因為劉、李在經管理念、公司治理等方面分歧很大,加之各自代表只執行所代表股東的命令,雙方矛盾重重,嚴重影響了項目的正常運轉。

2017年3月,劉遠生擅自向銀行申請變更了銀行印鑒并由其單方管理,同時辭退李善杰在公司的主要代表。雙方矛盾由此尖銳并爆發。

隨后,劉、李二人就雷士地產股權轉讓進行多次談判。2018年4月20日,兩人簽訂兩份《協議書》,約定由李善杰將其持有的雷士地產30%的股份以1.1 億元的轉讓對價轉讓給劉遠生。

2019年3月18日,劉遠生向海南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請書》,稱上述兩份《協議書》是在李善杰的欺詐脅迫下簽訂的,且協議內容顯失公平,依法應予撤銷。

劉遠生在《仲裁申請書》說,兩人簽訂協議之前,李善杰曾拿出一個時長約50分鐘的音頻,是李偷錄的二人日常聊天及商量具體工作的錄音,其中涉及到部分公司的商業秘密和劉遠生不負責任的吹牛內容。李稱如不按他的意見簽,他會將這些錄音對外擴散,同時到海南省政協舉報劉遠生,到中紀委等單位控告劉遠生妻子張家慧。“在萬分無奈的情況下,我不得已才簽訂了兩份《協議書》。”

劉遠生稱,李善杰還買通其助理盧麗華,向自己施加了巨大壓力。盧麗華2018年9月25日出具《情況說明》說,李善杰多次找到他,稱掌握有大量劉遠生的錄音,及其妻子張家慧諸多違法犯罪的證據,承諾只要他給劉遠生施加足夠的壓力,迫使劉與其達成協議并以李善杰希望的價格購買其股份,將給他十萬元的好處費。

盧麗華承認,考慮到錄音和舉報對劉遠生夫婦產生的嚴重影響,“我便不斷地給劉遠生闡明利害關系,反復給他施加壓力。最后,劉遠生同意以1.1億元購買李善杰的股份,并免除了李善杰應償還雷士地產公司的欠款及劉遠生的私人借款。2018年5月30日,李善杰按此前的承諾向我建設銀行的儲蓄卡上存入了人民幣十萬元。”

劉遠生認為兩份《協議書》的內容顯失公平,他最后承擔的金額高達2億多元,遠遠高于約定的股權轉讓對價1.1億元。他已向萬州警方報案。

“這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李善杰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劉遠生夫婦社會地位高,資源掌控能力超強,一個普通商人怎么可能欺詐脅迫得了他?早在2018年3月21日上午,劉遠生就雇請100多個年輕力壯的社會人員到雷士地產公司清場,將他派去管材料的幾個員工打傷,“劉遠生通過這種方式把我制服,再喊我和他簽訂股權轉讓協議”。

而且,4月20日簽訂的兩份協議都是劉遠生起草的,糾紛發生后到海南仲裁委解決也是他要求的。“協議簽訂時,他還安排他的人作為我的股東代表,幫我行使股東權利,我曉得這是給我下套,但是我也只有簽字。”

“這到底是誰脅迫誰?”李善杰說。

轉載地址:http://foiuwuos.com/zxxw/195.html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法律聲明 | 文章發布 | 在線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聯盟 | 版權所有 | 本站wap手機訪問
  • 南通新聞網(www.fitness4yourbody.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舉報 | 陽光·綠色網絡工程 |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南通通管局

  • 南通新聞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商業咨詢 粵ICP備14093650號-1
  • #
  • 安徽体彩网 纳雍县 | 山东省 | 贡山 | 定西市 | 文安县 | 罗山县 | 华坪县 | 湘西 | 绍兴市 | 济宁市 | 栖霞市 | 正镶白旗 | 温宿县 | 綦江县 | 芦溪县 | 甘泉县 | 玉环县 | 纳雍县 | 西城区 | 宁国市 | 拉萨市 | 清原 | 沂水县 | 保靖县 | 五莲县 | 盱眙县 | 怀来县 | 晋宁县 | 夏邑县 | 台东县 | 佛山市 | 将乐县 | 青龙 | 福海县 | 梁山县 | 汉阴县 | 静乐县 | 丹江口市 | 阳东县 | 聂荣县 | 哈密市 | 通渭县 | 长白 | 南康市 | 嵩明县 | 衡山县 | 睢宁县 | 军事 | 龙川县 | 新沂市 | 靖边县 | 湘阴县 | 西峡县 | 遵义市 | 荣昌县 | 临潭县 | 郑州市 | 葫芦岛市 | 长宁区 | 白山市 | 富裕县 | 瓦房店市 | 云南省 | 宜城市 | 泌阳县 | 莲花县 | 武安市 | 永寿县 | 电白县 | 定陶县 | 专栏 | 阿拉善盟 | 荥阳市 | 岐山县 | 东台市 | 衡南县 | 简阳市 | 富蕴县 | 古交市 | 化隆 | 砚山县 | 昭苏县 | 广南县 | 台山市 | 厦门市 | 盐山县 | 喜德县 | 北海市 | 长岭县 | 龙陵县 | 临桂县 | 夏津县 | 荥经县 | 响水县 | 台东县 | 萍乡市 | 上虞市 | 仙游县 | 沁阳市 | 凤凰县 | 南昌县 | 阿拉尔市 | 龙岩市 | 乌拉特后旗 | 勃利县 | 上林县 | 三河市 | 馆陶县 | 枝江市 | 阳西县 | 彭山县 | 武功县 | 阳原县 | 辽宁省 | 浙江省 | 齐齐哈尔市 | 襄城县 | 绍兴县 | 太仆寺旗 | 班玛县 | 南澳县 | 阜新市 | 腾冲县 | 盐城市 | 韩城市 | 古田县 | 易门县 | 西城区 | 清流县 | 绥化市 | 磐安县 | 建德市 | 青阳县 | 明溪县 | 扶余县 | 林西县 | 东乡 | 永丰县 | 博野县 | 中江县 | 安远县 | 子洲县 | 兖州市 | 公主岭市 | 瓮安县 | 湘西 | 碌曲县 | 密云县 | 正蓝旗 | 兴化市 | 莱芜市 | 炎陵县 | 监利县 | 奉贤区 | 和龙市 | 铁力市 | 深州市 | 梁河县 | 日照市 | 翼城县 | 苗栗市 | 新化县 | 定州市 | 怀化市 | 孟村 | 海伦市 | 辽阳县 | 神池县 | 滕州市 | 南丹县 | 昌乐县 | 朝阳县 | 广南县 | 方正县 | 湛江市 | 柳林县 | 瑞金市 | 宾阳县 | 大兴区 | 佳木斯市 | 湖南省 | 永昌县 | 沽源县 | 彰化市 | 饶阳县 | 迁安市 | 彩票 | 梧州市 | 修武县 | 阜新市 | 额敏县 | 高州市 | 苏尼特左旗 | 岱山县 | 井研县 | 朔州市 | 民县 | 贺州市 | 新源县 | 福州市 | 凌云县 | 射洪县 | 东莞市 | 石渠县 | 榕江县 | 巴塘县 | 高陵县 | 化州市 | 常宁市 | 卢湾区 | 莎车县 | 天等县 | 孙吴县 | 绵竹市 | 景东 | 洞头县 | 景洪市 | 晋城 | 阳高县 | 缙云县 | 苍山县 | 上饶市 | 新安县 | 林州市 | 江山市 | 阿荣旗 | 西和县 | 永平县 | 彭山县 | 禹州市 | 凉山 | 鹰潭市 | 土默特右旗 | 呼图壁县 | 九江市 | 文昌市 | 白沙 | 阜平县 | 定远县 | 怀化市 | 六盘水市 | 黔东 | 庄浪县 | 湟中县 | 拜城县 | 铜川市 | 罗山县 | 庆元县 | 阿合奇县 | 万盛区 | 巴林右旗 |